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项目 > 译者投稿 >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

原作者:Alastair Sooke

提起莱昂纳多·达芬奇,大家都会认为他是一位画家,不过他在1519年离世之前所创作的画作不超过20幅。然而在其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达芬奇致力于探索各种不寻常的领域,包括观察星象、设计新式武器,以及为米兰公爵洛多维科·斯福尔扎(Ludovico Maria Sforza)监督一项复杂的运河工程。终其一生,达芬奇完成了上千页的手稿,上面充满了密密麻麻的涂画、图表、还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文本,其中探讨了几乎所有他可能想到的话题。在这种不刻意“专攻”的状态下,达芬奇常被认为是文艺复兴的典型代表也是有道理的——正如英国艺术家Kenneth Clark 所说,达芬奇是历史上最坚持不懈、最有好奇心的人。

爱丁堡国际文化节最近举办了主题为《莱昂纳多·达芬奇:人体力学》展览,从中我们可以获知,达芬奇在对人体解剖学领域的科学探索精神和好奇心可以说是无人能及的。

达芬奇对解剖学的兴趣始于他为洛多维科公爵工作的时候。“1489年4月2日”,达芬奇在一本新笔记本的开头写上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坐下来开始编写这本“人体结构笔记”,然而在完成了一系列惊人的头骨绘画之后,他的研究中断了,或许是因为他当时无法获得尸体来进行解剖分析。

有尸为证

但是达芬奇仍坚持自己出版一部综合性人体解剖著作的梦想。大约在二十年后,他又拾起这本几乎废弃的笔记本——即现在藏于温莎城堡皇家图书馆内的《解剖学手稿B》。书中达芬奇用大量的铅笔墨水图画记录了他对一个老人尸体的详细解剖观察,这位老人是在1507或1508年的冬季死于佛罗伦萨的一家医院的。

在后续几年中,达芬奇致力于研究比以往更系统化的人体解剖——在逝世之前,他声称曾解剖过超过30具尸体。在1510或1511年冬天,达芬奇可能得到了来自帕维亚大学(University of Pavia)一位年轻解剖学教授马克·安东尼奥(Marcantonio della Torre)的协助,完成了18页几乎写满的双面手稿,其中包括超过240幅独立的图画和13000余字的笔记——这便是总所周知的《解剖学手稿A》。该手稿同样收藏于皇家图书馆,其中的内容都是达芬奇对人体功能解剖学最清晰的洞察。

达芬奇做出了许多重要的发现。例如,他做出了第一次对人体脊椎的精确描述,他的笔记记录了他对佛罗伦萨百岁老人的解剖情况,其中包含了已知最早对肝硬化的描述。如果达芬奇将这份著作出版,他将会比来自比利时的解剖学家安德雷亚斯·萨维里(Andreas Vesalius)更为伟大,他在1543年出版了影响甚广的教科书《人体构造》,可达芬奇从未出版该著作。

关于心脏

值得议论的是,达芬奇最伟大的科学发现发生于1511年,那是马克·安东尼奥死于瘟疫之后。当时达芬奇为躲避米兰政治动乱而隐居于其助手弗朗西斯科·米兹(Francesco Melzi)城东24公里的家中。他就是在这个地方痴迷于探索心脏结构。

剑桥帕普沃思医院的心脏外科医生弗朗西斯·威尔斯(Francis Wells)最近出版了《达芬奇看心脏》(The Heart of Leonardo)一书,他在书中回忆起自己还是医学院学生时首次接触到达芬奇的研究的情景。“我记得当时觉得它们比任何当代解剖学教科书都好的多,它们美观、精确、有趣——并且有一种生命力在里面,这是你在现代解剖学图示里是找不到的。”

在研究过程中,达芬奇发现了心脏的几处异常。“在达芬奇之前和之后的时期里,人们一直认为心脏是双心室结构(当然原因是达芬奇并未发表自己的发现)”,威尔斯解释道。“但达芬奇坚定地认为心脏有四个腔室。并且,他发现当左心室(动脉心室)处于放松状态时,心房(灌注心室)则会收缩,反之亦然。”

另外,达芬奇观察到心脏的旋转运动。“心脏是锥形的,但在几何意义上它是一个复杂的锥形,因为它被扭曲了。这是因为心脏通过扭转运动使自己成为空体状态——它将自己扭干,有点像拧毛巾一样,若是出现心脏衰竭,这种扭曲活动就会消失。”

根据威尔斯的描述,达芬奇并不完全理解心脏的扭转功能。“但任何事情都有源头,”他继续说道, “达芬奇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在Tuscan山坡宴会中宰杀猪的情景。我们普通人也许会在厨师烹制猪肉的过程中喝杯红酒边享受边等待,达芬奇在此时却在思考这一问题。屠夫把短矛刺穿猪的胸膛,刺进心脏来将其宰杀,他注意到了这些短矛插在心脏上时随着心脏进行的扭转运动。这在当时完全是无实用价值的研究,对那一时代的任何人都没有利用意义,但这是对心脏扭转研究的正确起步。现在心脏扭转研究已经成为心脏病研究的热门议题之一。”

或许在达芬奇的所有发现之中,影响最深远的是他对于主动脉瓣的观察——他用一头牛的心脏对进行试验。达芬奇对主动脉瓣通过开闭来确保血液朝一个方向流动的方式颇感兴趣,他便开始着手构建模型。达芬奇用蜡灌满牛的心脏,蜡一变硬,他又用玻璃重新建立了心脏的结构,然后灌入混合草籽的水。随着悬浮的草籽在动脉根部的开口处旋转,他观察到小的漩涡。因此达芬奇准确地推断,这些漩涡的作用是帮助关闭动脉瓣。然而因为他从未发表这一极富远见的研究结果,因此这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仍不为人所知。

威尔斯说:“主动脉瓣的这一功能直到20世纪才被人所理解。它于1968年被两位牛津工程师以最美的姿态展现在《自然》杂志上。当时的参考文献只有达芬奇的名字。这篇文献有两处最与众不同:一是只有一个参考文献;二是参考文献完成于五百年前。”

那么,究竟是什么使达芬奇成为如此伟大的解剖学家?皇家珍藏馆版画和素描负责人和爱丁堡展馆馆长马丁·克莱顿(Martin Clayton)评论道:“我们不能随大流地认为达芬奇就是那个完全独一无二的人物。因为在当时有许多勇于探索的解剖学家,也有众多对解剖感兴趣的艺术家。但达芬奇将两者比任何人都发展得更为深远。他是会作画的解剖学家中最优秀的例子,或者说是一个解剖技术精湛的艺术家,正是这两种技能的完美结合使得达芬奇独一无二。”

原文来自:BBC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进行许可。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iDeal翻译组。我们会为大家推送精选的翻译作品。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开创性解剖素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