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项目 > 译者投稿 >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

原作者:利安德•卡耐(Leander Kahney)

译者:Nova

当乔尼•艾维(译注:Jony Ive,苹果工业设计总监)的团队秘密开发iPad时,史蒂夫•乔布斯正向媒体和公众表示苹果没有发布平板电脑的计划。他这样告诉公众:“平板是给那些已经有了一堆个人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的阔佬玩的。”但乔布斯是在隐瞒真相。“史蒂夫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平板的渴望。”菲尔•席勒(译注:Phil Schiller,苹果副总裁)如是说。事实上,乔尼的设计团队在开发iPhone的同时,他们已经开始着手设计平板了。乔布斯只是一直在等待着将平板推向市场的时机。

本文节选自利安德•卡耐的《乔尼•艾维:苹果伟大产品背后的天才》(Jony Ive: The Genius Behind Apple’s Greatest Products)一书,该书由Portfolio/Penguin Press出版,于11月14日起开始发售。

苹果开发平板的诱因之一是上网本的出现。这是一类小型、廉价、低功耗的笔记本。上网本在2007年上市后就开始快速蚕食传统笔记本市场。到了2009年时,上网本已经占领了20%的笔记本市场份额。但苹果从未认真考虑过开发上网本。“上网本没有任何优势,”乔布斯当时说道,“它们不过是廉价的笔记本。”但无论如何,上网本这个话题在苹果高层会议上出现了好几回。

在2008年一次这样的高层会议中,乔尼提出用他团队开发的平板作为苹果应对上网本的策略。他说,平板本质上就是一台去掉键盘的廉价笔记本。这样一个想法打动了乔布斯,他批准乔尼将原型机进一步开发为实际产品。

关键的是,自从iPhone上市以来的短短几年里,移动设备技术已经有了长足发展。到这个时候,2004年开发的035号平板原型已经显得太过庞大笨拙。但当时已经有了全新的显示屏和电池,大家都意识到平板可以做得更轻更薄。iPad项目之所以没有更早获得批准,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屏幕和电池这样的关键部件技术尚未成熟。“这样的技术在当时还不存在。”一位前苹果高层说。

乔尼的第一步是定制出20台不同尺寸和屏幕比例的模型。它们被陈列在工作室的一张项目桌上,供乔尼和乔布斯把玩。乔尼告诉我,“这就是我们决定屏幕大小的方式。”苹果在早前开发Mac mini电脑和其他产品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史蒂夫和乔尼喜欢对所有产品都这么干,”一位项目组的前任工程师说,“他们先造出一堆尺寸各异的‘外观’模型,然后从中选出想要的型号。”

但不同的人对当时情况的回忆各不相同。根据一位时任苹果高层的消息,iPad屏幕的尺寸同样受到了一种简单得多的设备影响——一页普通的纸。“平板的尺寸大概等同于一页白纸,”他解释说,“我们将平板设想为一本标准的笔记本,大家都觉得这样的尺寸很合适。平板的定位主要在教育领域和电子阅读。”但硬件依然是一个重要因素,iPad采用的并非苹果当时生产的iBook笔记本电脑的内核,而是iPod touch的内核。从很早的时候开始,iPad就被视为一台有触控屏的放大版iPod。

乔尼的终极目标是制造出一台无需说明就能上手的设备,这应该成为一台“简洁、美丽得令人窒息的设备,一台人人都想要的设备,一台极为容易使用的设备”。用苹果工业设计师斯崔格的话来说,“拿起来就会用,这是一台无需任何说明的设备。”

但要制造出“令人窒息的简洁”,投入的是难以想象的时间与创造力。

制造这台机器

乔尼的设计团队为iPad研究了两个不同的设计方向,正如他们设计iPhone时的两个方向一样。

第一个方向 “挤压”式设计,平板的外壳类似于挤压成型的iPod mini铝制外壳,只是更大更扁。这个版本的主设计师是克里斯•斯崔格(Chris Stringer),他也参与了“挤压式”iPhone的设计。和那个版本的iPhone设计一样,斯崔克的“挤压式”iPad是用一整块挤压成型、经过打磨的铝制成,而且同样有着收发Wi-Fi和蜂窝网络电波的塑料盖。但在平板的设计中,锐利的边缘不再是一个大问题——没人会把一台平板贴在自己脸上。

乔尼的工业设计团队尝试了几种“相框式”模型,这些模型比其他一些iPad原型机更大,带有把机身立起来的支架。(支架后来成为了微软公司和其他一些竞争者生产的平板上的重要特性。)乔尼的团队并没有在这个设计上走得更远,但支架的设计后来用在了iPad 2的磁性盖子上,盖子可以折回来变成一个支架。

设计者们发现斯崔格的“挤压式”iPad遇到了与“挤压式”iPhone同样的局限:边框会将用户的视线从屏幕上引开。乔尼是这么说的:“我们能不能把这一大堆功能按键都弄走,好让人们能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乔尼想要的还是无限水池(译注:一种视觉上看不到水池边际的建筑设计)式的视觉效果,因为他深知屏幕无比重要,其他一切都不能干扰到屏幕。

在此同时,理查德•霍华夫(Richard Howarth)将“三明治”式iPhone设计带到了他的平板原型上,并制造了好几个版本的“三明治”式iPad。早期的“三明治”模型是035号原型机的升级版,用有光泽的白色塑料制成一个盒子的外形。这样的设计显然与苹果在2006年初发布的塑料MacBook笔记本电脑源出一脉,而考虑到MacBook的外形主要是由霍华夫所设计,那两者的相似也就毫不为奇了。正如塑料制的MacBook一样,这时的平板原型机还显得比较大而笨拙。但乔尼的团队精力主要集中在如何呈现屏幕的问题上,而“三明治”版本的边框十分光滑而不显眼。

随着设计的推进,新的模型变得更薄,边缘变得更锋利,一部分模型还用上了铝制后面板。乔尼的团队似乎开始倾向于“三明治”的设计。但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乔布斯:这样的iPad还不够平易近人。

乔尼发现了这个问题——iPad需要能够让人们觉得它易于使用,而且一只手就能轻松拿起来。如往常一样,乔尼打算邀请使用者把这台设备拿在手上,亲手感受触控的体验。

按常理来说,接下来的步骤是给平板加上把手。乔尼的团队进行了多次试验,希望能更容易地拾起iPad。其中一台后期原型机装有一对大塑料把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丑陋的晚宴盘子。在意识到把手的路走不通之后,乔尼的团队开始试验渐渐变薄的后背,在屏幕底下留出放手指的空间。

在乔尼的团队着手设计iPad的同时,他们也完成了第二代iPhone的设计。这台发布于2008年,因为使用3G网络而得名的iPhone 3G取消了初代iPhone的铝制后面板,取而代之的是坚固的聚碳酸酯塑料。因此,这两个同步开发的项目就有了许多相同的元素,比如说iPad同样会用到聚碳酸酯背面板,有黑白双色,用不锈钢边框搭配屏幕背面等等。

就在大家就要对一个设计达成一致的时候,生产方面的问题突然迫使乔尼做出改变。

iPhone 3G的塑料背面板看似简单,但却极难制造。乔尼和团队打算在iPad上用上相似的外壳(由聚碳酸酯和丁腈苯乙烯构成的高强度整体),但却发现要造出iPad这样大小难度会更高,因为更大的外壳会在脱模后收缩变形。为了避免边缘缩水,从模具中成型的外壳比实际需要的更大,然后在用车床削成需要的尺寸。

即使在建模之后,外壳还要经过打磨来去除合模线,然后上色,再经过切削以确保开口处的涂层不会缩水。制造工序多出了额外的步骤,比如说开口处得先上色再成型,之后才能安装按钮、扬声器网盖和加上背后的苹果标志。使用塑料让整个生产工序问题重重。“你必须严格按照正确的顺序进行机械成型,因为假如你在上色前成型了,那么涂料中的化学成分就会降低塑料表面的刚性,而机床就会切到其他已经切过的地方去。”设计师沙兹格说,“用铝加工比用塑料加工容易多了。”

乔尼的团队回到绘图板前,设计出了一块铝制背面板。他们对铝这种材料相当得心应手——苹果有了现成的生产工序和生产线。新的铝背面板没有像乔尼期望的那样逐渐变薄。为了保证iPad的坚固度,设计师们不得不在背面板内加上了一块提升强度的内壁,但同时也使得背面板比原来的塑料版本要更厚更重。

到完工的时候,乔尼的团队却为这台设备的极简主义风格而激动不已。“我们尝试了这么多东西,”克里斯•斯崔格回忆道,“但到头来,我们意识到它就是它自己。我们没法复制我们自己。我们要的是一个独特的形态……一个没有名称的物体,完全没有在消费电子产品的类别中出现过。”

他们造出的iPad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东西。正如斯崔格所说,“它就像是一个全新的物体。”

原文链接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进行许可。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iDeal翻译组。我们会为大家推送精选的翻译作品。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

阅读武术摄影料理什么都喜欢玩玩,即将告别本科的热爱自然科学和gadget的翻译科班男。

iPad独特设计背后的故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