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项目 > Quora问答精选 >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

原作者:泰勒·伯歇斯(Tyler Borchers)

我还没有读过《饥饿游戏》,但是我最好的朋友斯宾塞·史密斯是英语专业的,他读过这本书。斯宾塞非常乐意和我一起探讨这个问题。以下是他对《饥饿游戏》的评价:

首先,我的答案很片面,因为我只读过苏珊·柯林斯《饥饿游戏》系列的第一部。凯特尼斯(Katniss,《饥饿游戏》的女主角,译者注)是我所读过的青年文学作品中最强大的女性角色之一。然而,青年文学题材一直都饱受批评,总是将柔弱的女性角色放到俗套的剧情中,内容除了浪漫外还是浪漫,所以凯特尼斯的出现也并没有为这个题材带来什么改变。

《饥饿游戏》支持女性的证明

凯特尼斯很独立,甚至独立过头了。她常因为没有寻求帮助而被其他角色批评,比如,凯特尼斯的教练黑密斯发现她简直是没法管教。他在指导她进行全国电视访谈之前说道:“亲爱的,我放弃了。你只要回答问题,然后尽量不要让听众都知道你是如何公然轻视他们就好了。”但这种独立是让凯特尼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帮助她实现每一次的成功,让她能够成为英雄,包括为家人带来食物、代替妹妹成为贡品、给游戏设计者留下深刻印象、违反职业贡品的规则、举办仪式纪念小芸的牺牲、回到宙斯之角为皮塔取药,还有最后决定要与都城对抗。换句话来说,几乎每个情节点都是从凯特尼斯的独立决定展开的。

其他角色都非常清楚凯特尼斯那惊人的独立性。一开始介绍盖尔时,凯特尼斯就明确告诉我们:“我和盖尔之间绝不会有任何感情发生。”或许此时凯特尼斯并非完全可靠之人,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和盖尔都是平等的拍档,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恋人关系。在第一章有一个片段,凯特尼斯和盖尔在讨论他们的兄弟姐妹时说的是“他们的孩子”。核心家庭形式和他们目前的困境形成强烈的对比。凯特尼斯-盖尔的核心家庭都受贫穷所迫,双方的父母都是贡品。事实上盖尔了解凯特尼斯的能力,他告诉她:“你是知道的,我们可以逃跑然后住在丛林里。”这暗示到凯特尼斯和其他12区的女人不同,她有能力为自己谋生并且具备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

盖尔不是唯一了解凯特尼斯的优势的男性角色,皮塔也意识到了。事实上,皮塔也认定了凯特尼斯,在电视访谈中公开表达对她的爱意,以此将自己的命运与她相连。当然,这种场景与典型的侠义关系是相悖的,理应是男人通过公开表达爱意来保护对方。然而在这个故事中,男人却通过公开表达爱意来求得自我保护。这赋予了凯特尼斯在这段关系中的主导地位。皮塔做的非常正确,他的公开宣言让他多次获救。

《饥饿游戏》对女权主义存在矛盾的证明

凯特尼斯和皮塔的恋人关系是暧昧不清的。这段关系有时可以理解成完全是为了在饥饿游戏中获胜而建立的,有时又可以理解成这段恋人关系是自然发生的,只是凑巧帮助了凯特尼斯和皮塔。这种模糊不清在小说结尾得到了证明。皮塔指责凯特尼斯为了游戏获胜所表达的任何情感都是虚假的,凯特尼斯的回应是并非所有的情感都是假的,这暗示着大部分都是假的。尽管书的最后一句写道:“我握着皮塔的手,紧紧地握着,正准备面对镜头,同时又如此恐惧最后我必须放开他的手。”我不太确定作者希望我们怎么理解这一句。如果凯特尼斯和皮塔的恋爱完全是虚假的,那么它就加强了小说的女权主义倾向。凯特尼斯永远是控制者,她意识到传统性别角色的平凡乏味并自如的操纵它们去达到渴望的颠覆性效果。

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大部分小说读者能感受到的。今年夏天我在一个九年级班教《饥饿游戏》。如果我自己没有读过这本小说,而只是从学生的概括中了解它,我会以为皮特和凯特尼斯的爱情是故事情节的核心。即使在我鼓励学生去思考这段爱情的真实性后,大部分学生还是将凯特尼斯的纠结归结为是她对自己撒谎了,可事实上,那是她自相矛盾的情感。

《饥饿游戏》不支持女性的证明

如果只是从凯特尼斯身上评判《饥饿游戏》,我认为是很容易将其定性为支持女性。然而,《饥饿游戏》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后末日世界,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女性角色存在,基本上这些角色都是基于对性别的刻板印象设定的。比如,凯特尼斯的妈妈因为她丈夫的死而精神崩溃;艾菲过于精力旺盛,热衷于金钱,并且总是在担心凯特尼斯缺少淑女气质;小芸似乎只是作为凯特尼斯的妹妹小樱对比的女性;狐狸脸,虽然对情节发展极其重要(她是继凯特尼斯、皮塔、卡图后,第四个完成游戏的人)却从来没有获得一个真正的名字。因此,书中唯一的坚强女性角色被指责像狐狸一样有操纵欲且狡猾,还被取了一个与之相匹配的外号。

首先,让我们先在这两部作品的设定之间划清界限。《饥饿游戏》中作者费了很大笔墨描写反乌托邦,然而关于性别的问题还是会出现在大量评论的每一页中。这点真的令人感到悲哀,比作品本身的悲观主义更加悲哀。

在《勇敢传说》的世界根本上是一个父权制社会,这在故事开头就明确体现出来了。同样的,梅莉达和父权制社会的不相容对比情节而言更像是一个前提设定。《勇敢传说》的评论总是不够深度,如果你不能感受到现实社会里的父权制,那么你同样没办法理解到《勇敢传说》里的父权制社会。只要浏览几篇影评就会发现很多评论家认为《勇敢传说》对于皮克斯工作室来说是再谨慎不过的作品了,重点突出了由青少年焦虑引起的冲突。正如这些批评所说的,不管我们如何解读《勇敢传说》都能行得通。这确实是作品的一个弱点,但我认为这也可以是优点。对于生活在父权制社会下,总是被告知所面临的苦闷是她们自己臆想出来的女性而言,这种无声的暗示更为恰当。将这些经历写进一部人人都可以看到的反乌托邦作品当中,不代表世界上许多女性都生活在隐性的反乌托邦社会中。

这两部作品的情节可以使用同样的逻辑来区分。在这两个故事中,主角都是唯一真正挑战性别规范的女性角色,这在《勇敢传说》里是必需的。它讲述的是一个小女孩公然挑衅父权制社会,父权制可以说是一个角色,它必须出现在银幕上。同时要记住,这不仅仅是代表男人统治女人,它指的是无论什么性别都可以得到提升。当梅莉达的妈妈强调性别准则时,她的爸爸对此毫不关心甚至完全无视,《勇敢传说》准确反映出女权主义者们普遍描述的境遇。因为《饥饿游戏》并非关于父权制社会,它不需要女性出现跟《勇敢传说》一样的刻板印象。坦白来说,我甚至不认为凯特尼斯需要女性气质。

凯特尼斯与性别规范相悖的异常是与生俱来的,并成了她的生存必需技能。她的异常行为源自于个人喜好,但是梅莉达的故事是从头至尾围绕着她的自主权展开。正如她所言,她应当能够做她想做的事,并以此作为目标,而不是生存的方法,也不是因为其他人给她灌输了必需的技能与激情。《饥饿游戏》为凯特尼斯的异常做出了解释,而《勇敢传说》则大胆地拒绝解释为什么梅莉达会不一样,但梅莉达就是与众不同。

且不说凯特尼斯和皮塔的恋情的真假,它的建立只是为了符合性别的框架。《勇敢传说》暗示这些性格规范是观众理解梅莉达的参考点。但是她们在被男性陷害时都不能保护自己,凯特尼斯因拒绝遵守性格规范被诬蔑,梅莉达被认为是不可靠的信息来源。这两个现象都经常出现在女权主义文学和好莱坞电影当中。当这个冲突出现在大荧幕上时,通常都是让女性能够保持自己与生俱来的独立天性,并最终符合故事的主旋律:爱上一个男人并同他结婚。《勇敢传说》通过设置适当的妥协,然后加倍打破这种妥协来做到名副其实的“勇敢”。梅莉达本可以通过劝服皇族,让她可以选择结婚对象这一方式来反抗,然后做出选择来表示顺从。相反地,她选择彻底的反抗,以放弃选择的机会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如果我是梅莉达的话,我也会维护这个权利。我和斯宾塞都不能断定《饥饿游戏》是和《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包含支持女性的观点,每个故事都不同的方式来表达此观点。希望我们在此分享的想法可以帮助你为自己回答那个问题。

原文来自 Quora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进行许可。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iDeal翻译组。我们会为大家推送精选的翻译作品。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

《饥饿游戏》讲述的是跟《勇敢传说》一样支持女性的故事吗?: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