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翻译项目 > Quora问答精选 >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

 

原文来自:Quora

原作者:Antone Johnson

作为一个经济专业出身的,在过去十五年来涉足过多个不同专业领域的律师,我想试着解读一下这个问题。

粘性”工资。谁会喜欢自己的工资被削减?没有。在历史上,大多数公司(既包括法律领域也包括法律领域之外)即使选择裁员也会尽量避免削减工资。这种情况在近几年来有所改变,尤其是在变化发展迅猛的科技金融领域。但是法律行业算是变化最缓慢的了。这引出了这个问题:

“粘性”收费。律师事务所的收费只会有以下两种情况:上涨或者不变,它永远不会下降。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这是不正常的。当某种东西的需求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说房地产危机或者网络瘫痪)下降时,微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为了重塑供求平衡(供给=需求),价格一定会下降。当价格是粘性的时候,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你会发现供给和需求之间会脱轨:收着过高费用的律师坐在办公室里无事可做,而客户却因为付不起费用而找不到律师,典型的“两败俱伤”局面。

有限的折扣。大多数其他行业,无论市场境况好坏,也不喜欢削减工资。问题是,如果你是思科公司,要向企业客户销售路由器和转换器,当需求随着经济萧条而下降时,你可以授权手下的销售人员为最大的客户提供更高的折扣。在软硬件交易中,我已经习惯了有公司为了和最理想的客户继续保持合作关系,给出了高达30%,40%甚至是50%的折扣。这在律师这个行业中是闻所未闻的。我所了解到的律师业最高的折扣是15%-20%,在大萧条时期也不过如此。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执着于声望和排名。律师通常都是好胜心较强的人,这点可以帮助他们赢得案子和困难的谈判,但这也会招来非理性决策的麻烦。顶级的商业律师事务所(“Am Law 100”或“NLJ 250”)长久以来都执着于它们自己的排名顺序,包括一些最常见的指标(每合伙人利润,每律师收入,年增长率),还有一些定性的因素(雇用最好的法学院毕业生,招募最有名的合伙人)。他们的执着体现在哪里呢?

把金钱看成是声望的体现。在纽约、波士顿和哥伦比亚,许多有着百年历史的大牌公司曾经一直主导商业律师事务界。但在战后,当那些极具野心的,突然崛起的企业家(通常是被旧的反犹太主义公司边缘化的优秀犹太法学院毕业生)开始抢夺市场份额并最终成为这些地区收入最高的律师之一时,这种主导情况就被完全改变了。其他城市的地区性公司也加入了争夺,想要把公司重塑成“国家级”的品牌。怎样才能招募到最有名望,最能赚钱的合伙人呢?那就是让你的公司赚尽可能多的钱来吸引他们。怎样聘请最好的律师呢?就是付给他们最高的起薪。

律师薪酬不是由高效、自由的市场调节的。顶级的大型律所都处于所在市场的垄断地位。我在1996年从法学院毕业,当时纽约所有的大型律所的起薪均为83,000美元,所有洛杉矶律所的起薪均为70,000美元,依此类推。众多顶级的律师事务所中的一所最终会决定何时需要提高律师薪酬(通常是纽约的Cravath或者Skadden)。一旦一旦它们发布了新的薪酬数据,所有其他的想要被标榜为“最顶级”的事务所会迅速地提高薪酬来使自己配得上那个头衔。纽约作为全美国法律市场盈利能力最强的地方,已经引领风潮几十年了,直到……

互联网产业繁荣改变了一切。20世纪90年代,首次公开募股,企业并购和风险投资和其他一切你能够想象到的交易活动数量的激增,硅谷出现了了严重的企业律师的短缺。与此同时,海湾地区的生活成本也不断上升。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律师(包括我自己)都找机会从顶级的事务所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成为企业内部的法律顾问,潜在的股票收益和其他因素都是我们离开的诱因。在纽约市场以外的旧金山、南弗吉尼亚和洛杉矶等地的事务所也认为它们需要提高律师的薪酬。地方的事务所开始逐渐提高工资,向纽约的90,000—96,000美元的起薪看齐,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2000年初“法律界资金短缺”事件的爆发。鲍勃·甘德逊(Bob Gunderson)这个名字成为了传奇,。他为自己的硅谷律师事务所(Gunderson Dettmer)的所有律师调高了起薪的额度,达到了125,000美元(前一年的起薪为95,000美元),另外还有各种奖金,所以他手下的律师都对他感激不尽。所有旧金山,南弗吉尼亚和洛杉矶的大型事务所都迅速地跟进了新的薪酬额度,纽约理所当然地不会让西海岸的暴发户出尽风头。所以,Gunderson的薪酬标准成为了全美国的顶级律师事务所的薪酬标准。你想,谁会为这增加的巨额薪酬买单呢?

律师事务所的成本大部分是薪资。当然,那还包括了在知名建筑中办公的高昂费用,奢华的夏季律师实习项目,还有其他许许多多能够从整体上反映出在“奢靡无度”的环境中办公的小花费。合伙人们自然不会让他们的利润被高昂的律师薪酬拉低。所以,律师的收费就不停地上涨,变成了由客户来为高花费买单(将高昂的运营成本转嫁给了客户)。在2010-2012年间,旧金山,南弗吉尼亚和洛杉矶的律师费大约涨了两倍,虽然都是同样的人做同样的事。更多信息在我的博客 http://bll.la/55 (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阅读材料)

回到经济学的解释。当你把一样东西的价格调到原来的两倍会发生什么呢?需求会减少。在边际效益理论中,购买者会寻找替代品,或者减少购买、自己动手、雇用更多公司内部人员,或者找印度的服务外包等等。其实也不尽然,在通货膨胀时期,你可能要通过提高名义上的律师费来平衡实际的花销。但是,总的来说,2010-2012年也算不上是物价飞涨的年份,因为这段时期的通胀率只在3%左右。

不论如何,为什么2000年以后大型律师事务所没有发生内部动荡呢?

糟糕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了,但是另一个泡沫又来了。互联网产业刚壮烈牺牲,房地产泡沫又要把投资者们带到相同的境况中;我们都知道这种情况是如何产生的。在那些年间,许多大公司都在进行同样的活动:信用贷款,创造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新金融衍生产品,诸如此类。在经济良好的时期,投资银行家基本上对律师事务所的漫天要价照单全收,所以在2000年代中期房地产市场火爆的时候,这些行业来钱太容易了。在2003-2004年的时期,安然世界公司的倒闭和随着专利业崛起而繁盛的知识产权诉讼也让很多律师大赚一笔。只有在房地产泡沫破灭和随之而来的华尔街风暴之后,大型律师事务所的状况才冷静下来。而2008年左右,低谷到来了。

在大型事务所里的不同部门间,薪金和收费是相同的。从士气、声望和同事感情来看,这是说得通的。但在经济学中,这就是扯淡。再一次,想一想效率市场,当某种东西的需求(如次级贷款证券化)枯竭时,该种服务的收费就应该下降。当某种物品的需求上升时(如公司破产),这种服务的收费就应该上涨。事实却不是这样。通常,在各个执业领域中,一个有四年工作经验的律师就应该收四年经验的费用,依此类推。再一次,这有什么关系呢?让我们回到“粘性”收费和“粘性”薪酬上来。它们都只可能有一种发展趋势——上涨,只要律所的主体运作良好并能够付得起随需求而上涨的薪金。这在事务所里效果不错,因为不同的执业领域都是周期性的或者反周期性的,从而帮助稳定他们的财务,但是这对于客户来说并不是好事。

所以这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呢?我已经说明过了为什么(大型,顶级的)律师事务所的收费会如此之高:庞大的日常支出,“粘性”收费和薪金,还有整体的制度对各种花费的迟钝反应,直到委托人无法接受这些收费。但是分配的两极分化和所有那些失业的律师又该如何呢?

在实习方面,法学院与学生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大型的顶级事务所,从而忽略掉了许多其他机会。这是因为大型的顶级事务所能够支付最高的起薪,还因为在你初涉法律职业生涯时,它们的声望能给你的简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见“执着于声望和排名”)这不仅仅是金钱和地位的问题;学生贷款有时会带来很重的负担(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而且应届毕业生需要考虑赚足够的钱来偿还贷款也是在情理之中。尤其是在顶尖的法学院,学生们对于去大型事务所任职有很大的需求。在经济良好的时期,每个班的大部分人都能够得到这些工作。(在泡沫时期,对于有限的“尖子生”会有竞价争夺战——如他们所说,只有十个学校能成为顶尖的学校,在这之中又只有25%的学生能够成为班级里顶尖的学生。)通常情况下,小公司,政府工作,司法见习和公益工作给律师的报酬会比大律师所给的低很多。但是随着大型顶级事务所对毕业生需求的萎缩(也许是因为他们认为给新手250美元以上的时薪是行得通的),这就将所有人都推向了等级制度的更低一层。中小型律师事务所通常会聘请较少的律师,尤其是新手律师。他们只在非常需要,不可避免的时候才会雇用新手律师。正好相反的是,大公司会预先计划好将“整个班”的新律师请过来。

消失的中等阶层。以前是有一些中等规模的地方性事务所,它们的收费和薪酬相比于大公司少得多但又比小公司多很多。现在这种事务所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了,因为在繁荣时期,许多这种事务所为了追求更高的利益(为了保持利益的不断增长来吸引或留住最好的合伙人)而和大型事务所合并了。

人们正在迎头赶上。在2011年,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传奇人物克雷格·强森(Craig Johnson)(这不是另外一个克雷格·强森)在2008年创立了Virtual Law Partners,它的经营理念是,事务所能够“花企业客户最少的钱,办最好的事”。(我知道,这非常令人震惊。)

正如克雷格在那个著名的采访中所说:“我们能够大获全胜的原因就是大型事务所的像保护伞一样的高昂价格。”强森说:“当你在收每小时400美元的服务费的同时能让客户觉得这个价格还挺合理,你怎能不成功呢?”

关于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更值得您阅读的信息在http://www.law.com/jsp/article.jsp?id=1202423014334。在结束这篇回答之前,这里是一些要点总结:

法律行业正在面临一场多年不遇的浩劫。我成为一名法律总顾问已经有几年的时间,每年都要向外部的律师事务所300万报酬,我们(或者他们,现在我已经换了阵营)都受够了大型事务所不断上涨收费和花销。许多有才华的,有经验的律师(自愿或不自愿地)离开了大型事务所。并且科技让自己成为个人律师或者开小型事务所比以往更加容易。克雷格的观点是很有说服力的。我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Bottom Line Law Group,其经营理念是保持低成本运营,并考虑到客户的支出。这是因为我想要服务早期创业公司和其他不能承担每小时650美元收费的客户。(集团的成立宣言在http://bll.la/55)我的事务所和这些年来我的同事开的事务所将会是未来的潮流。我想,这种双赢的,或是说是大满贯的方式,就像克雷格所说——是不可避免的。反应迅速的创业公司也一样能够抓住大型企业无法企及的机会,而新兴的律师事务所将会飞快地迎合现在并未被满足的市场需求。我认为唯一能够阻止这种情况发生的方式就是大公司削减开销(不是裁员,而是减少薪金)和收费。然而根据我所讲的律师费如此之高的诱因和制度特点,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几乎为零。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进行许可,未经允许,谢绝一切未署名转载。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iDeal翻译组。我们会为大家推送精选的翻译作品。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

为什么在市场上律师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律师费用仍然这么高昂呢?: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